中国书法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楼主: medialei

抱云堂举办《史守仁书法遗作展》

  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355

主题

1万

帖子

25万

积分

总版主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金钱
194817 网币
积分
251871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-14 12:03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作品!
54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355

主题

1万

帖子

25万

积分

总版主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金钱
194817 网币
积分
251871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-14 12:52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作品就发到这里,再发几篇朋友们的文章:


抱势不懈读守仁   文/王小雷


      从守仁离开我们那一天,我就一直想写点东西,说说守仁,捋捋他在书法探索上的得失。我深信,我所占有的特定视角,在守仁其他的朋友那里,要么忽略了,要么没兴趣,因而是没人可以替代的。换句话说,我不做这件事,守仁给我们留下的精神财富,就会流失一大块——我将愧对守仁的在天之灵。

      让我们从局部和细节开始。

      我曾多次对学生讲,中锋行笔,其实是一种意念。守仁象站桩一样抱持着这个意念,处处警觉,时时微调,数十年如一日未曾懈怠。他熟运裹束之法,保持笔锋的圆整,不散不破,不翘不瘪。因此守仁笔下,很少撕竭干裂之象,渴墨处亦显松润华滋。此无他,锋正墨畅使然。

      守仁笔形,化方为圆;守仁笔势,应折却转。折,是瞬间之势;转,即便是疾转,也给动作留出了缓冲,调锋便有了空间和时间。弃方折而就圆转,其要害当在此处。看守仁写字,有一种娓娓道来、不慌不忙的从容感。他一边写着,一边也在享受着。这种陶醉,只有与他亲近的少数几位道友,可能与之分享。

      永字八法,到守仁这里,也就剩下无往不收,欲行还留。显然,他用的不是加法,而是减法,就是占有之后的舍弃,扩张之后的归拢。此种把握,需要很大的勇气。换句话说,要付出相当代价:守仁的线条,行进中不乏克服,圆而不滑,筋道耐看;但是,也缺少瞬间吸引眼球的跳宕和凌厉,咋看像一锅温吞水。因此,也难入常人之眼。

      2006年,筹备七人展的时候,守仁曾多次与我谈到择纸的重要。他认为,要想最大限度的留住笔触的丰富质感,不能用生宣。这与我的体会暗合:生宣的洇化,既可以在创作大写意或巨幅书法作品时强化表现力;也会在需要展现精妙用笔的场合,洇没笔触的细节。这说明,守仁对线条的质感,从很早开始,就非常关注了——这显然是对书法审美本体的关注。这种关注的可贵,不仅仅在于它标志着一种感受的层次,更在于它源自于守仁的创作实践,是自发自觉、非外因干扰的。

      守仁的行楷,收敛外势,平均内白,不靠所谓的密针疏马、长枪大戟去装腔作态。胎息于晚年颜真卿和出家后的李叔同。楷书自钟繇发端,外轮廓经历了扁方、长方、两侧内缩、两侧外鼓的演变过程,其中,以晚年颜楷为代表的鼓形,是最具形式张力的外轮廓。鼓形轮廓,既摆脱了圆形和方形的呆板单调,又并蓄了圆的温暖、方的冷静。饱满而不张狂,端严又不拘谨。越过初唐楷书的俊朗峭拔、意气风发,守仁选择的是中晚唐的内力充盈、含而不露。

      不同于那些只练字的书家,守仁也画画。据说,他的水彩写生还受到妥木斯先生的首肯。一般说来,画画的人写的字,是能看出来的。有意无意间,他们会卖弄一下空间或造型上的优势。然而在守仁的字里,我们一点也看不到这种卖弄。于是,我们想到了出家前的李叔同和出家后的弘一。李叔同早年也画画,写字也曾暂钉截铁、势强气壮。出家以后就全变了,笔法简静,结字疏散,布如算子,脱尽人间烟火气。守仁倒没走那么远,但行家也都看得出,守仁书作的气息,弘一的味道很浓。或者说,他是有意的淡化其字法章法的造型性,凝神于笔法的流动,关注于书写性。

      毫无疑问,守仁书法上的最高成就,还是行草。这也是他多年来关注书写性、锤炼笔法的必然。值得回味的是,守仁的行草,并不像他的行楷那样来路清晰。通常,看不清来路的书作是没法看的,书法审美的特殊规律使然。而守仁的字,尤其是行草,耐看,又是公认的。这说明,守仁行草的熔铸功夫,精熟隽永,或者说,化得好。

      这个化,是华夏审美的最高境界,也就是——自然。所谓羚羊挂角,无迹可求。人所共知,书法本身,是在汉字符号之上升华出来的感情符号,我称之为二次符号。也就是说,书法人的起点,书法人的形式营养,都是远离自然的。因此这里所说的自然,不是运用自然的元素,而是人的自然表达。守仁的字挂味儿,是一锅老汤,是一瓮陈酒,是多年酝酿发酵的结果。因此那个味儿,就辨不清配料何许、份量几许。

      这些优点综合起来,成就了守仁创作上的自信,“不要人夸颜色好”。对于一个艺术家,这是最重要的,也是最不容易做到的。拒绝媚俗,守仁坐上这条冷板凳的同时,也赢得了少数行家通儒的敬重。还有更可贵的,守仁书作不俗的意境,毫无丑乱狂怪的时风干扰。或者说,守仁不是有意远离大众审美,投机取巧,故作高雅。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那种温厚疏散的气息,是在二十多年的不懈探索中,一点一点蓄积起来的。

      守仁,为了达到现在的高度,耗尽了他全部的心血。无视这个以生命为代价的高度,是不明智的,以这个高度为起点,我们才不辜负守仁。


2006年七人展的时候,守仁与朋友们在展厅合影。左起:刘恒军、王小雷、史守仁、杨森茂、吉尔格楞。
64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355

主题

1万

帖子

25万

积分

总版主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金钱
194817 网币
积分
251871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-14 13:05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其昂忆守仁

      三狼史守仁,在我眼里是一位很敦厚的年长者。他说话不多,总是露出迷人的微笑,只有透过他的眼镜,从他那并不大的眼睛里,才感觉到那里藏着许多东西,这是一个很有学问的兄长。后来听说他是包头书协的副主席,我开玩笑说,我可找到组织了!对于我这个长年游荡在组织之外的人来说,几乎没机会与副主席这样的级别的人接触。但老史在我眼中真不象是组织里的官员,他是一个内向的心地特善良的学者。笔会时,他安静地极认真地写字。他的字就象他的人一样,敦实厚重,但富有内含,耐人寻味。他写的第一张字为我所得。


2006年8月,守仁陪中国书法网的朋友们游成吉思汗陵。左起:史守仁、其昂、邢补生、陈亦
65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355

主题

1万

帖子

25万

积分

总版主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金钱
194817 网币
积分
251871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-14 13:25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忆君话三狼

     三狼,史守仁。话最少的一位,身体看来最近不是特别好,但还是坚持陪着我们,车上路上的其他几匹狼的关心、提醒,诸如车上“守仁,你坐前面来,后面太晃”之类的细节让我感动。话虽少,可以看得出为人的憨厚,胸怀的宽阔。我有时候会担心,我们肆无忌惮的谈话以及笑声,是否会打扰他的宁静。在他的身边,我会尽量说话轻一些,我更愿意听他说点什么,而不是我在胡说八道。笔会结束时,他指着一张他的作品轻轻和我说:“忆君,这是给你的。”我说:“哦,谢谢!”赶忙收好,没有什么废话和客气,“谢谢”是非常真诚的,我知道不需要说太多。


2006年8月,守仁陪中国书法网的朋友在蒙古包里。左起:羊城老兵、史守仁、王小雷、忆君
66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355

主题

1万

帖子

25万

积分

总版主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金钱
194817 网币
积分
251871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-14 13:33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要人夸颜色好——史守仁和他的书法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文/刘文谦


    在我们这里,守仁的书法也有时是受到非议的。但那非议多数来自外面,书法圈子外面。在内行看来,守仁当得起书法家这个称号。
    书法家一生的功夫,只是在做一件事。就是拼尽全力打进传统,钻坚仰高,熔铸百家。然后再从传统中打出来,写出自己的面目。其间,技法的打造,知识的积累,性情的陶冶,胸襟的扩展,等等字内外功夫,确非易事。因此虽然写字的人不少,真能成为书法家的并不多。
    对守仁书法的非议,多数情况下是误读,也即没有真正读懂守仁,还有就是审美的差异。守仁有自己的艺术追求,那是一种浑茫大气,稚拙野逸的风格。有人觉得守仁的字“丑”,其实守仁的字很传统,很规矩。守仁最为同行们称道的,是他对线条的锤炼功夫,真可称之为“百炼钢成绕指柔”,他把那一根线条,调理的得心应手,这应该得力于他早年极严格的临帖训练。他书法的总体风格是统一的,而且越到后来,越趋纯净。有一段时间,他醉心于弘一法师,那种超然物外的境界,在守仁书法中也依稀可见。
    我写字以后,和守仁时有过从。观其为人,谦谦有君子风,而对于书法艺术孜孜以求,永不满足。 对书法同道,不自矜,不凌人,不虚夸。对后学者,倾其所学,诲人不倦,有小进步,辄大欢喜。虽处争名夺利之所,而待之淡然若无。此等境界,也非我辈能及。



刘文谦与史守仁在《敕勒风书法七人展》开幕式上
67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355

主题

1万

帖子

25万

积分

总版主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金钱
194817 网币
积分
251871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-14 13:40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缺失与遗憾——守仁兄三年祭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文/马沛成


     守仁走了三年了。这期间,我时时想写点什么,为守仁,为守仁的书法艺术。说句当仁不让的话,守仁、守仁的书法,本该由我来写,守仁的在天之灵也一直在期待着,不写,什么时候都感受到守仁默默的眼光。可守仁的书法,高者仰其弥高,低者俯其弥低。写起来,这个话题太大,可商榷的地方太多,加之,守仁人微,我言轻,写出来,书界不认同事小,误被等同于墓志铭谀言誉词,伤了守仁在天之灵事大,故几次拿起笔又放下。只时不时将守仁为人、守仁书法艺术反思的片言只语记在札记上。今天,借守仁的遗作展、守仁的第一本个人书法集出版,将这些思索的片言只语连缀成篇,一了欠守仁的这笔文字债。

     三年,足让时光之水将最初的悲怆冲刷淘洗得依稀褪色。可偶尔搞了件有点意思的作品,找个人品评品评,或头脑中偶尔闪过一道灵光,找个知己唠唠。守仁在时,这都极平常的,今天竟成一种无望的奢侈。这时,才日渐感受的一种无言的缺失与遗憾。身边,缺失了一位可以坦言的聆听者,缺失了一位息息相通的挚友,缺失了一位可以给你耳提面命的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书法高人,才真实的感受到了斯人已逝的无奈与悲凉。

     守仁曾写过一幅字:“真佛只说寻常话”。佛一寻常了,凡人眼里也就寻常了,佛也不佛了。一位同事见守仁日日临池,没话找话的夸了一句:“你还挺爱写字的”。叫人哭笑不得。其实,别说圈外,就是书界名家,真正掂量出守仁书法艺术分量的,也没几人。

     还是守仁在世时,一位书法爱好者曾问我:“听有人说守仁的字写得好,可我怎么也欣赏不了”。我说:“这是个境界问题,慢慢来,等哪天你能欣赏守仁的书法了,再看别人的字,包括一些当代名家,大多是点白开水了”。他异样的瞧了瞧我,不解的摇了摇头。在一般人眼里,拜佛一定得去西天。

     十年前邱振中先生来我塞外边城讲学。先生挟书界天时地利人和,不倨自倨,对几位讨教者的作品,走马观花般浏览几眼,大多一语带过。在守仁一幅“一、二、三、四,战士的歌”,朴朴素素几个颜体行楷前,几度沉吟,欲言又止。回头将自己刚写给军政要人的两幅字撕了,重写几遍才作罢,说了句:“大部分作品,三四幅中,也就一幅半幅过得去”。

     孔子云:友直、友谅、友多闻。朋友们都知道,我是守仁书法艺术最大的受益者,也是守仁书法艺术最直白的褒贬者。守仁病重时,一位朋友去看他,唠起书画圈的朋友,他说:“近来躺在床上睡不着,把一生中的朋友翻了几个个儿。沛成往往一句话就戳在腰窝子上,真叫人受不了,可事后细想想,都是为你好,花钱也买不到。沛成是个离不开的朋友。”

     守仁最后几年与我探讨最多的是审美取向与书法实践上的得失。有些是想做而没来得及做的;有些是该做而一时还认识不到,或认识到了可情感与思维定势一时还拗不过弯来。近天命之年,守仁喜弘一法师。一本弘一法师墨迹,日日读了临,临了读,几年下来,书风褪尽铅华,日趋内敛,呈中和静穆之美。欣赏守仁的书法,最妙的是看他写字,那本身就是一种享受。大笔小字,心、手、笔、纸、墨融为一体,不疾不徐,笔笔送到,如春蚕吐丝,如老牛夜刍。只是受时空所限,有这种待遇的仅仅是个别朋友,对其他人而言,只能是可遇而不可求了。退而求其次,将守仁的字置于案头细细品味,把玩,如清茶一盏,如余音绕梁,醇厚隽永,绵绵不绝。长中寓短,一旦悬之于壁,则略显韵有余而气不足。对此,我思忖日久,也曾与守仁探讨过多次。也许是弘一法师书法自身的缺憾,褪尽火气的同时也缺失了人间烟火气;也许与守仁自身的禀赋、阅历、修养有关;也许是他最后几年身体不做主,精、气、神欠佳,这种身体状况,自然而然的呈现在作品上,非提醒或主观努力所能改观。

     守仁集三十余年功夫锤炼的就是一根线条。我曾与不少书界同仁谈及:从守仁书作中随意择出一个字、一根线条、置于放大镜下,寸寸分析,无一丝露怯之处。当今中国书坛能做到这一点的,真不知道有几人。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。守仁锤炼线条,痴迷线条,也以线条自衿。有时忘掉了度,忘掉了把握,笔笔做到十分,字字做到十分,整体上反倒略显平均。守仁最后几年多次与我论及此憾。也许是我不负责任,劝他故意寻衅找茬,和朋友们吵几架,荡荡胸中豪气,书风或能为之一变。或则跳出固有的尽善尽美的审美理想,文武之道,一张一弛,要紧处做足文章,做他个十分、十二分,做过它。其余,松弛一下,放它个七分、八分,甚至三分、四分。守仁时而颔首,时而又摇头。我也深知,脱胎换骨的事,远不像旁人说的那么轻巧。斯人已逝,一切都已画上了句号。可我至今为此,为守仁,为书法艺术,每怀耿耿。倘守仁真的迈出这一步,也许,中国书史将会有守仁浓浓的一笔。

     守仁在时,相约外出写生,大多是四人结伴而行。今天,只剩下三个;成祥、占飞和我。每穿行于晚秋林间,落叶拂面,不由叫人想起守仁,想起杜甫《天末怀李白》:“何当一壶酒,重与细论文”……

     守仁走了,走了三年了。最初的悲怆日渐依稀,日渐褪色,缺失与遗憾,却日渐秾稠。真的,我们前面失去了一位领跑者,一个身边的、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、没有光环的、你可以感受到轻轻呼吸的领跑者。


2004年春,作者(右)与守仁在一起。
68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355

主题

1万

帖子

25万

积分

总版主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金钱
194817 网币
积分
251871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-14 13:57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同学少年时——追忆守仁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文/马宝山  张青法

    史守仁从小画画,后来画画又习字,再后来把功夫完全放在练字上面。字越写越好,功夫日深,笔下精微妙造的汉字有了气势和神韵,也加重了含金量。
    许多年前我也喜欢画画,凡是能画几笔的人我都很佩服。画的好的人就更加地敬重了。1972你年秋天一个明朗的下午,我到二机厂的红旗俱乐部给学校联系包场电影。一进俱乐部的前厅,迎面的广告壁上是一幅接近完成的《暮色苍茫》的巨幅油画。这是一幅在全国美展上刚刚展出过的重点作品。画面上毛泽东身披风衣迎风疾步,在风起云涌的背景下的伟人英姿勃发。我看见临摩这幅画的却是个年轻人,顿生几分敬意。
    半年后,我被送到内蒙古师院艺术系插班进修,十几天后,二机厂工会也送来人进修。一见面我就认出他就是临摩《暮色苍茫》的那位年轻人。我们来自同一个企业,又在同一个班学习,还分在同一个寝室。这个人就是我的同学和后来成为最好朋友的——史守仁。
    我插班进修的这个班是文革时期招收的第一届工农兵大学生,这些来自工厂、农村、牧区和军营的学员们年龄悬殊,专业水准也是参差不齐。他们年龄最大的与最小的同学相差近二十岁,画的好的学员的作品已经在全区美展上展出过多次了,还有的同学的作品人选全国美展。而刚刚接触绘画的学员,竟分不清a、b型铅笔。素描是绘画教育的基础课程,我们初来咋到,不知深浅。史守仁每每在课间休息时一一观摩同学们的素描习作,很快便心中有数,他的素描作业居于我们班的上游水平。
    四月的校园里桃花、梨花和杏花开的烂漫,极是水彩写生的好时候。我们争分夺秒地写生,守仁是最忙碌的一个。他发现自己的水彩画与班上水彩画佼佼者有些差距,就拼命去写生。教我们水彩画的老师叫徐坚,同学们都知道,谁的水彩画没有画到二百张,不要去找徐老师指点。守仁从仲春画到初夏,已经画了厚厚一沓的水彩作业,他也没敢去找徐老师,却被妥木斯老师看见了,说:“嗯,守仁这几张画还行。”
    那是妥木斯老师到我们寝室,看过我们七八个人的水彩作业,只字不论,看了守仁的几张水彩,只说了一个“还行”。
    要知道,一项严厉而苛求的妥老师,对谁的画作不呲刺几句,谁就偷着乐去吧。那天妥老师对守仁水彩画的“还行”的评价,顿时让同学们对他刮目相看了。
    史守仁依然还是先前的样子,在画的好的同学面前不卑,在画的不够好的同学面前不亢。他老老实实做人,认认真真作画。
    绘画,练的是眼力,眼睛看准了,才能画得好的。为人处世更是要这样的眼光。我不知道史守仁是怎么练就一双法眼的,他看人看事不走眼。有一次,我们从外边写生回来,他指着一个同学的背影悄悄对我说:他将来一定成个大画家。如今多少年过去了,当年那位同学做了多年的山东某校院的院长,是全国排在头几名的水彩画家。史守仁还说过的一个同学姓戴,守仁说这是个会读书的人。会读书的人,一定是要有出息的。此话又被守仁言中,戴同学走出校门没几年就当了一个地区的教育局长,他当局长也不丢专业,后来也是著名画家。守仁说的“会读书的人”留给我很深刻的印象。我也琢磨了许久,后来的理解是“学以致用”吧。
    我与守仁进修结业回到工厂,我在学校教书,他在厂工会搞宣传工作。我总在十天半个月去他那里,每次都看见他在那里临帖。蝇头小楷临的那个认真严谨的样子真是令人感动。天道酬勤,1984年,他的一幅书法作品悬挂到中国美术馆的全国第二届“神剑”书法大展上,并荣获“特别奖”。与守仁同获这样奖项的另有二人,一位是时任中国书协副主席的林岫,另一位是时任陕西省书协主席刘自椟。从北京捧回“特别奖”的史守仁,在全市征集市徽的众多来稿中夺魁,设计了包头市的有史以来的的第一个市徽,风风光光地当了一届包头市政协委员。在我们艳羡时候,守仁更加低调谨慎地为人处世了,平心静气地写自己的字。在别人忙着办书展、出画册、卖字卖画的时候,他选择的是坚守和突破。守仁懂得割舍,硬是把曾经钟爱的绘画放弃,一心一意往书法艺术的最高处攀登。字写的越发个性化,奇谲古拙,使有些不识书法艺术的人都认为他走岐途异端了呢。我却喜欢他那返朴还真,劈面相见,创意独特的作品。所以守仁十多年前赠予我的一幅《李白•把酒问月》一直悬挂在我的书房里至今不换。
    我曾带着史守仁的字走过一些地方,凡是见到行家,或懂得些书法的人都要请他们看一看,他们无不称赞。我在北京鲁院学习时将守仁的一幅字拿给一位颇具名望的书家一阅。这位先生的评价是“才俱大器”。
    四年前,包头市出版了《敕勒风书法七人作品选》,守仁的几幅字赫然亮场。他的字是巧是拙,是雄沉浑厚,还是大气磅礴,那完全不是我这个外行人可以评头论足的事了。最权威的评判是时间,是历史,是那些真正懂得书法艺术的人。
    史守仁在人生和事业很灿烂的时候,被上帝召唤去了。
    守仁把思念和他的字给我们留下,他走了。他走后的一个月,包头市书界的朋友们为他举行过一次追思会,偌大的会议室里坐满了守仁的朋友、同学,还要他的众多弟子。我们在哀婉的声乐中仿佛在等着守仁的到来……守仁的夫人和孩子们一来,追思活动开始了。书界的朋友们回忆与守仁的友谊,寄托自己的哀思。他们的讲述的声音低缓而沉重的,渐渐会议室里有了低声音啜泣声……
    我实在忍受不了,悄然离开这里。我打电话叫来一个有车的朋友,叫他把我拉到黄河岸边,我坐在河边一棵柳下,看着缓缓流淌的河水,听着河风轻轻的呜咽,回忆、思念着我的同学,我是朋友。天渐渐昏暗下来了,太阳湮没在河水里……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“我们回家吧。”
    我的朋友轻轻说着将我扶起,坐进车里。我们一路无语。气车开进市区,朋友说:咱们去喝点酒吧。我说:不,我为守仁忌七天酒呢!
    今天,包头市的书界朋友和抱云堂的堂主为史守仁举办书展,还要给他出版书法集,真是令人高兴啊!
    一个人走了,身后还有那么多人思念着他,想着他这个人,帮助他做未尽的事业。这说明史守仁是个好人,也说明他生前交了许多好人做自己的朋友。想想那些只要背过身去就有人指着他的脊梁骨詈辞的那些人,史守仁是多么可爱可亲可敬啊!
    好人脚下的路是宽畅明亮的,守仁是个大好人,他的英灵也一定行走在宽畅明亮的大道上,守仁他一定不寂寞…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守仁在北京给天安门国旗班的战士们写字。
69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355

主题

1万

帖子

25万

积分

总版主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金钱
194817 网币
积分
251871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-14 14:00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最后,给大家一个链接,这次活动的电视报道:
http://v.youku.com/v_show/id_XMjM2NzM0OTc2.html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0

主题

57

帖子

9661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金钱
8357 网币
积分
9661
发表于 2011-1-14 20:27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遥想敕勒风高处
遍插茱萸少一人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9-7-11 15:45
  • 签到天数: 10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11

    主题

    71

    帖子

    1万

    积分

    银牌会员

    Rank: 5Rank: 5

    金钱
    8490 网币
    积分
    10042
    发表于 2011-1-14 21:20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过了这么几年了在看守仁老师的书法作品原来是那么的经典,那么的经的起时间的品读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中国书法网

    GMT+8, 2019-8-18 13:31 , Processed in 0.089034 second(s), 22 queries , Gzip On.

    Powered by Discuz X3.4

    © 2001-2018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