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书法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1278|回复: 4

著名书法家王义军为蒋培友写的《写给逝去的年轻生命》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33

主题

203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版主

【 四川大学艺术学院 】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金钱
17548 网币
积分
17851
发表于 2011-8-13 14:18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石心斋主人 于 2011-8-13 14:34 编辑

写给逝去的年轻生命

    接到安徽美术出版社编辑李鼎发来的短信,说蒋培友生病了,肝上的问题,要做手术。我心里依稀生出一种不祥之感。中国得肝病的人很多,但需要做手术,就多半不是小毛病。几年前,我最敬爱的老师蒋进先生,就是由于肝病而去世的。


    我在得空的时间里,带着几许的不情愿,给蒋培友发了一个消息,问讯一下情况。好几个小时之后,收到他爱人的回信,情况的严重,说明得简短明晰,字字沉重。


    再之后,不几天,我都还没有来得及去看他,便竟是辗转传来的噩耗了。


    我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人,我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安慰他的家人。可以想象,此时他们一定有很多事情要处理;况且,在事情到来之前,他们竭尽所能,耗尽心力,却不得不承受命运的无情等待,在事情终于到来之后,悲伤也正是他们的权利与释放,我们是不好多去打扰的。



    而我与蒋兄,其实也是不很熟悉的,不过是由于身在蜀中的机缘,让我与川大的书法研究生多半有过一二照面。这一二照面,也多是热闹场合的闲散招呼罢了,而蒋兄却因其平实谨严,并不太近热闹,我们的交流其实很少。


    大约一个月前,李鼎了解到蒋培友在隋代书法方面的研究成绩,想约他写本书,托我帮忙联系一下。如果不是由此做了个中间人,我对蒋兄的印象大约只能停留于几年前那个简单的照面,除笑容的真诚灿烂之外,一无所知。而这一回,我得以了解他的认真,严谨,他的待人以诚,应物谦和。在就基本框架与李鼎商定之后,没几日,他就已经把著述的提纲都列好了。就在即将签订出版合同的时候,蒋兄打去电话说他因要手术,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不了书稿,担心因此而影响了图书的出版进度,并一再致歉。李鼎后来对我说,像这种对待出版的尊重,如今是颇为难能可贵了。



    蒋兄长我四岁,我们这些人在少年时期的教育中,都是懵懵懂懂走过来的,到了三十前后,自己才终于可以在重要关口做一些选择,求学、投师、钻研,于是对于人生所向与学术方法,才渐渐明确了方向,找寻到门径。所以我们的真正的生命,多半是开始在三十来岁,自己有主动选择的能力之后的。孔子说三十而立,那是自道生平的话,与我们其实并不相关的。我们不过是三十治学而已。


    蒋兄的治学,在进入侯开嘉先生门下之后,渐渐找到了方法门径,加之自己的用心与严谨作风,是已露端倪而颇有前景的,而在书法创作上,蒋兄不趋风好名,不走捷径,数年来摸摸索索,而心意坚定,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一条路,在颜字上立定脚跟,濡染陶镕,前程是颇为开阔的。


    然而命运总有残酷的时刻,如果冥冥之中真有主宰,这主宰也真是值得怨毒的。她应是无所不知,无所不能吧,可为什么总有她失于关怀的人群,总有阳光照射不到的角落?对一个多年努力而终于有能力做点成绩的人,却横加摧折,似乎是刻意不想让他留下一些痕迹,呜呼,造物者,你怎么不让人怀疑你的居心!


    在我们的生活中,逝者常有所闻,只是多半与我们不相识,小半属于白喜事。壮年而殁,最为少有,却最让人痛心,最让人不能释怀,对于我们所生出的影响也往往最大。


    我在读大学的时候,身边去了一个年轻的生命,那是中国美术学院《新美术》的一个编辑,不善交际,不懂逢迎,也刚三十出头,居然在一个涨潮的夜里,自己走下了钱塘江……记得那两天晚上,鹏程师兄叫我出去喝酒,每在酒醉人散之后,独自面对长长的巷子,我总免不了要痴立、呆望,迟迟不想上楼,眼前总现出那个憨憨的笑容,耳边总是第一次在食堂见到他时那愉快的近乎一团傻气的笑声。


    前两年,我在成都又一次听到了相识的年轻生命逝去的消息,那是曾经在我读大学时,在我们班里进修过的一个小伙子,二十七八岁,酒后驾车回家,撞在了护栏上,速度太快,人,已非完形……这一回,我竟已显出了些许的麻木,悲伤的感觉,却不太有了。



    蒋兄的离去,不是自刈,不是自取,确是珍视生命而留念于生活的,然而终究无可奈何。只留下我们对于逝者的叹息与生者的关怀。


    记得2005年,蒋进先生去世后,我在成都与两位友人喝茶,其中一位也刚刚失去最心爱的知己,于是言谈多围绕着生命的话题,也免不了惋叹伤感,另一位只得劝说我们,“化悲痛为力量吧”。我说,革命者化一切为力量,是为了革命,而我们不近革命的冰冷,只近生命的温情,还是化悲痛为一种更深更广的生命关怀吧,二人以为有理。

    所以在今天,我写下这些文字,从本意来说,除了为纪念蒋兄,更是记下对于生命无常的一点触动和感怀。永逝的与暂存的,都一样温暖而脆弱,有着类似的欢欣与苦痛,如果真的有造物主在,我们是真的要去怨恨责怪吗?

    罢了,罢了,不如用我们的关怀去完足生命的遗憾吧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王义军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2011年8月于青岛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5-12-29 09:59
  • 签到天数: 16 天

    [LV.4]偶尔看看III

    15

    主题

    344

    帖子

    3910

    积分

    中级会员

    Rank: 3Rank: 3

    金钱
    2162 网币
    积分
    3910
    发表于 2012-2-24 11:40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沉痛哀悼!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主题

    帖子

    0

    积分

    新手

    金钱
    网币
    积分
    0
    发表于 2012-9-7 00:58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宣广高速 发表于 2012-2-24 11:40
    沉痛哀悼!

    真切,感动!义军老师有情有义,好样的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主题

    帖子

    0

    积分

    新手

    金钱
    网币
    积分
    0
    发表于 2012-9-7 00:58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宣广高速 发表于 2012-2-24 11:40
    沉痛哀悼!

    义军老师好样的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主题

    帖子

    0

    积分

    新手

    金钱
    网币
    积分
    0
    发表于 2013-3-7 23:39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我敬爱的老师,一路走好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中国书法网

    GMT+8, 2019-8-21 02:16 , Processed in 0.058664 second(s), 22 queries , Gzip On.

    Powered by Discuz X3.4

    © 2001-2018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