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书法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6334|回复: 1

培友,你在何方?——写给我勤勉一生的好同学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6-10-18 16:56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6

    主题

    154

    帖子

    1万

    积分

    银牌会员

    Rank: 5Rank: 5

    金钱
    11967 网币
    积分
    13015
    QQ
    发表于 2011-8-19 22:14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本帖最后由 86后生 于 2011-8-20 00:40 编辑

    培友,你在何方?


    ——写给我勤勉一生的好同学



    杨继龙




    早想写一些关于蒋培友的文字,却没有料到首先会是这些悼念他的话;也想重游他的出生地简阳,却不能想到,再一次,竟会是去拜谒他的墓地!培友的QQ还在,但再也不会点亮。头像是他篆书的“我”字,签名档上是这样几个字:“在路上,向前!”冥冥之中,这成了他一生的写照。就是这样一个从不曾懈怠过的人,匆匆走完了一生,再不会回来!

    从检出病患,到离开人世,不到一个月。得到消息后,我与导师通电话,导师正在去医院探视的路上。而后发来短信:“看了培友,人瘦了,在咳嗽,他知道病很严重,但不知道具体病情,我去天南海北和他聊了一阵,就走了,年纪轻轻就得了这种病,看着难受。一个前途无量的人,被病毁了”。培友病中,我仅与他通过一次话,心中充满悲凉,电话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原先医生的预期,最坏的情况能撑三个月,本指望回皖探望父母之后到成都与培友会面,如果一起呆几天,也许能零零碎碎说一些话,不想那个电话竟成永诀!

    在川大的几年中,大概我和培友独处的时间是最长的,并相互引为知己。除了趣味接近之外,与个人的成长经历不无关系。翻阅以前的照片,在川大最轻松快活的时候似乎是我即将毕业的07年上半年。327日下午也许是我们在一起最逍遥的一个下午。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和培友还有洪权三个人,自己带上茶叶,在川大边上望江公园,也就是薛涛井旁的茶馆里,喝茶聊天,消磨了整整一个下午,那天培友的脸上满是阳光!413日傍晚,我和培友两个人在校园里散步,接近7点,光线已经比较暗了,我和他在化学学院门前的荷池旁留下了数张照片。

    在一起的日子里,他不止一次对我说“我父亲去世时,正值你现在这个年龄,38岁。”培友告诉我,父亲病重的时候,他正读初一,被从学校叫回去,在病榻前,觉得父亲有千言万语想对他说。这是一个少年最深刻最惨痛的记忆。与培友通电话时,病毒已经侵入肺部,说几句话就会咳嗽。有同学告诉我,培友还不知道自己的真实病情。依我对培友的了解,他内心一定是明白的。正在父亲去世的年龄上沉疴不起,培友聪明而敏感,他一定早已经联想到了这一层,早已有了对生死的思考,他同样也不想对身边深爱的人说破而已。

    少年丧父之痛可想而知。他终以刻苦学习改变命运。后因英文专业成绩优异,得以去康定师专任教。再考取川大书法方向公费硕士研究生。毕业后我曾邀请他来东莞工作,也许因为所联系的单位不是学校,他没有南来,辗转又回到了康定任教。我按自己的想法,多次敦促培友夫妇早点要个孩子,时光不等人,他总是回答条件不成熟,还在计划中,而今,已经成了永远的遗憾。

    我同意导师的话,他本是个前途无量的人。我也理解导师探视时的心情,他不忍在病房里久留。死亡并没有什么了不起,但对培友来说,实在是太早,他的艺术与学术生命,正如花初绽。说他前途无量,是基于对他这样的认识:他保有单纯洁净的书生性格,身上没有什么江湖习气,待人接物,从不虚与委蛇,快人快语,言必由衷。他是个好人,但他不是乡愿,他是有棱角的知识分子。环顾四周,这样的朋友是多么的难能可贵,这样值得深交的人是如何之少啊!其次,他对学问之事是虔诚的,认真的,他对学习,不是权宜之计,不是进身之阶,是当成终身大事去做的。培友是学英文专业出身,他英文功底扎实,与他朝夕相对曾让我受益匪浅,我手头至今还保存了他讲授英文书法的课件。就读书法研究生后,他常自觉自己书法底子薄,加倍用功。就我所知,读研及毕业后的几年间,他在行草、隶书上,都下过很深的功夫。尤其是颜真卿的《争座位帖》,我以为他颇得其中三昧。在临摹《祭侄稿》的过程中,他有新的发现,立即形成了文章,并让我代为制作插图。病前他正在准备十届国展的作品,曾将创作草稿拍成图片传给我征求意见。他为人之朴诚,为学之踏实,处事之积极,都感染着我。他处事的积极态度,不是积极忙于混世,是在下扎实功夫。他把学问当真了。他QQ上的签名“在路上,向前!”,刻划出了他奋力跋涉的悲壮形象。

    我以有培友这样的同学而自豪。与他相识,是我在川大几年的重要收获之一。用世俗的眼光看,培友短暂的一生,几乎都在奔走劳碌,读书教书,再读书再教书,一介书生,经济上也没有宽裕过。有一次我和他站在工作室临校园的窗口,看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,觉得他们在大学校园能健康成长,能觉悟,能因为拥有知识而拥有自尊,而我幼时的伙伴,很多人连小学也没有读完,从来没有跨进过大学的校门。培友也是深有感触。从这个角度看,培友短暂的一生是有福的,是充实饱满的,他没有空耗自己的青春。我没有见过他有什么不良嗜好,他把短短的一生都用了在对知识的追求上。世界是不是平的,我不能准确知道,但人生,就生死这个意义上,我觉得它是平的:我们每个人都要过这一关。生命有时候会遭遇不可克服的障碍,它超出了我们力量所能把握的限度。培友走过了力争上游的一生,从一个幼年丧父贫苦的农村孩子,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大学教师,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光辉的足迹。我为他骄傲。


    近年我经常听巴赫晚年创作的近两个小时的弥撒曲。因为这个时间长度,有人说那是巴赫献给上帝的人生总结,不是为了实用的。我相信这话。毕业后我没有回过成都,也就没有见过培友,只是网络上电话上泛泛而谈,不能尽知他心中的那些委曲。病榻上的二十多天,他一定想了很多,我深信,他是知道那是他最后的日子的。可惜我错过了和他交谈的机会。在回归自然之前,他想到的是些什么?翻遍所有的典籍,我们也不能确切地知道,死亡之后,到底发生了什么,会不会是又一个开始?谁能告诉我,培友,你在何处?你可知道,你走了,留下的是无尽的悲伤和深深的思念?
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

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2011年8月17日


    2007年4月13日晚7点许在川大

    2007年4月13日晚7点许在川大

    2007年3月27日下午3时许在望江楼公园茶馆。照片由洪权拍摄

    2007年3月27日下午3时许在望江楼公园茶馆。照片由洪权拍摄

    王昌宇,四川大学艺术学院书法研究所,QQ329804232,13688026613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0

    主题

    8

    帖子

    236

    积分

    初级会员

    Rank: 2

    金钱
    80 网币
    积分
    236
    发表于 2013-5-21 14:11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看完真想哭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中国书法网

    GMT+8, 2019-8-19 01:00 , Processed in 0.080734 second(s), 26 queries , Gzip On.

    Powered by Discuz X3.4

    © 2001-2018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